请称呼我张太太。

她一直都记得,那天午后的阳光很好,阳光穿过树叶在地上留下斑驳的光影。

她看到他站在树荫下,微风轻轻吹起他前额的刘海,露出明亮的眼睛。

他也看到她,微微露出笑容,有些腼腆的样子,他将手中的书递给她。

“我看完了,谢谢你肯借给我,很不错。”

他的声音很轻,很好听,就仿佛夏日午后偶尔吹过的微风。

她也笑了,眼神不自觉的躲开他,好像多看一眼就会暴露更多的心事一样。

那是一本杜拉斯的《情人》,她最喜欢那句【别人爱你年轻时的脸,我独爱你被岁月雕琢过的容颜】。

她一直都认为这句话包含了她对爱情的所有期待,即使容颜老去,即使芳华不再,她依然能够拥有她美好的爱情。

她知道那是个很好的男孩子。

他们第一次遇见是在街角的书店。她记得当时她正在书柜间寻找那本叫做《情人》的书,她看过了好多遍,可依然还想再看一遍。

她的手指在第三列书柜第二格的一排书脊上轻轻划过,刚刚找到需要的书准备将之从书架中抽出的时候,却在不经意间碰到另一股温暖。

那是另一双手,有些苍白,也很修长,不像女孩子的手指那样柔若无骨,也不像喜欢打球的男孩子那样指节变形。

她有些错愕,茫然间抬起眼睛。

是个干净的男孩子,前额散碎的刘海儿看上去很柔软,他似乎也有些慌乱,匆匆抽回手指,低声说了句“对不起”,又轻轻一笑,“你也要看这本书吗?”

她点了点头,“嗯,我已经看过好多遍了,但还是很想再看一遍。”

那个下午阳光温热,环境优雅的咖啡厅放着安逸的钢琴曲。

他与她轻轻交谈着,他比看上去要健谈的多,说到兴奋处甚至带了些眉飞色舞的姿态。

她一直在安静的听着,看上去带着些许的笑意,每次看向他的目光中似乎有些羞怯,像每一个少女面对自己爱慕的少年那样的羞怯,她知道自己是靠着怎样的定力来维持表面的平静,事实上她的心里早就小鹿乱窜般乱成一片。

对面的男孩还在不停的诠释着他心中的杜拉斯,她却早已听不到,只有恋爱的念头越来越清晰。

她将书借给他,约定了下次见面的时间,便带着欣喜又忐忑的心情回到了家。

她开始期盼时间能够过得快一点,快一点再快一点,她在他们分离的那一刻就开始渴望着下一次的见面。

她一遍遍的回忆着他的样子,说话时微微上翘的嘴角,微笑时轻轻颤动的长长的睫毛,还有那双指节分明而又修长的手指。

她记得他说了好多话,却记不起具体的内容是什么,她为此有些懊恼,进而有些担忧。

她觉得他很优秀,有迷人的面孔,得体的谈吐,优雅的举止,甚至连声音都是那么的好听,而自己却像个小丑般,一无是处。

她开始胆怯,这份刚刚开始的暗恋面前。

是不是每个人在爱情面前,都是那样的卑微?

于是,在约定的第二次见面在她的落荒而逃中匆忙结束,她其实看到了他脸上的迷惑不解,但她实在没有办法再跟他多讲一句话,她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心脏就乱了频率,却始终没有勇气将那句喜欢说出口。

她很快回到了家,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她抱着书卷进因为跟他见面而来不及整理的薄被里,如果仔细看的话也许会发现,她的脸上有微微的红晕,有些羞怯,还有一些气恼,她对自己有些微微的怒气。

她责怪自己的不够优秀,没有足够的信心与他站在一起。

那本《情人》被搁置在书柜,她许久都未打开,而又因为她上一次的落荒而逃匆忙间竟没有与他约定下一次的见面。

她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,思虑许久,她终于拿起手机翻到他的号码,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他在咖啡厅分别时留给她的,她一次都没有拨打过。

此刻她拿着手机,手指在键盘上点点停停的好长一段时间,直到手心都渗出了细密的汗,才终于将那条信息发了出去。

事实上那是一句很短的话,却因为紧张而不停的打错字。信息发出去很久却始终没有发送成功的提示。

她迟疑的拨出他的号码,等待的那几秒钟对她来讲简直像一个世纪那么长,她甚至能听到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。

却在几秒钟后忽然松懈的神经,手机里机械的女声不断地提醒着,对方手机已关机。

她有些疑惑,但更多的却是失望的情绪,她不知道他会不会看到她的信息,更猜不到她看到那条信息之后会有怎样的反应。

她精神恍惚了几天,总是不停的翻看手机,却没有任何提醒。

她百无聊赖的去书柜想拿本书看,无意间却看到被她冷落了很久的那本《情人》中好像夹了张纸片,露出了纸片一角,她将书拿出来,翻到夹纸片的那一页,娟秀的字体印在纸上。

“谢谢你借书给我,我很喜欢这本书。

我马上就要离开这座城市了,不要问我要去哪里哦,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。我也是一路走走停停才来到这里的。

我一直都记得那天在咖啡厅你听我讲话的样子,很安静,很认真,那个时候我就在想,你一定是一个美好的女孩子,你微笑的样子是那样的纯洁,我想我以后想到这座城就会想起你,你是我在这座城中遇见的最美的美好。

再见。”

她将纸片轻轻捂在胸口,似乎是想压下心中那股用上来的复杂的情绪,她闭上眼睛,沉默了很久,呼吸微微有些起伏。

那是一种压抑情绪的表现。

等到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她的眼神清明了许多,似乎是想明白了一些事情,更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。

第二天,她拖着她的行李箱,到车站买了半个小时后就发车的车票,她几乎都没有问目的地,就握着车票上了列车。

她的座位在一个靠窗的位置,她托着下巴看着窗外飞速后退的风景,心中竟有些诧异。

她不是个容易冲动的女孩子,有时候甚至过于理智,她的生活一直慢斯条理有序不紊的进行着。

这样突然打乱自己的生活,去一个个陌生的地方寻找一个不知道能不能找到的人,这实在不像是她会做出来的。

然而事实上她真的这么做了,她想自己一定是疯了。

她还想幸好这疯是因为爱。

她去了很多地方,不同的街道相同的陌生。

她曾在乌镇月老庙烧香祈愿,也在重庆华丽而奢侈的解放碑迷茫无助,她到过上海的外滩,海风吹乱了她的长发,她穿越过鼓浪屿精致的小店,她在宏村的洛七慢递认真的写一张明信片,最终却因为没有地址没能寄出去,她将那张明信片与他留给她的纸片放在一起,随身携带。

她走过了许许多多陌生的城市,她一次又一次的站在陌生的街头期盼他能在在下一个转角突然出现,她想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她一定会哭泣,她一定会飞奔向他,她一定会用尽全力去拥抱有他。

然而没有,每一个转角留给她的只有失望,一次又一次的失望。

终于,当街边树上的树叶都落尽的时候,她觉得有些累了,她对这种漫无目的的寻找极尽失望,她终于又回到了她生活了多年的地方。

她回到家的那天大雪纷纷落下来,她被冻坏了,她抱着被子睡了一天,梦里梦到的却是她与他第一次遇见时的情景。

她醒来时天已经黑了,她在黑暗中抹掉自己眼角的泪水,终于起身。她找出她最厚的一件外套,又用帽子围巾将自己包裹起来才终于出门。

雪似乎没有停的意思,街道上很冷,行人也很少,她漫无目的地走着。

路过他们第二次见面他等她时蔽阴的那棵大树,那棵树的叶子已经掉光了,光秃秃的树干被压上厚厚的白雪,一点都看不出夏天时枝繁叶茂的样子。

她继续向前走着,她想前面就是他们一起聊过天的咖啡店,可以进去喝杯咖啡暖和一下,她很冷,尽管穿了最厚的衣服,但她还是觉得很冷。

她还想喝完咖啡她可以去街角的书店看看,不知道这么冷的天老板有没有关门,她想如果书店关门了她就不再向前走了,这天气真是太冷了,要赶快回家再睡一觉才好。

想到这里她加快了脚步,却在急走了几步之后突然停了下来,她的脸上写满了吃惊,眼神里透出的全是不敢相信。

她看到他站在昏黄的路灯下,他穿着黑色的风衣,脚边的行李带着风尘仆仆的气息。

他并没有有看到她,而是看着手里的手机,几秒种后她感到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,接着听到他的手机传来的简讯的滴滴声。

她知道那是她很久以前发给他的信息,她还记得那条信息的内容。她看到他打开那条信息,看到他渐渐露出了笑意,是那种很开心又很欣慰的笑。

然后他好像注意到了她,他也看向她,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,感觉像是愣了一下,但是很快又浮现出刚刚的笑容。

然后,他缓缓的走向她。她并没有向自己想象的那样会哭泣,也没有飞奔向他,更没有拥抱他,事实上她的手因为冷而一直插在外套的口袋里。

她看着他一步步的走过来,在她面前站定,她的样子看上去有些呆滞,但这并不妨碍他的温情,他先是对她笑了一下,接着说“好久不见”,见她还是没有反应,他又自顾自得说下去。

“我总是去很多地方,寻找关于美好的事物,我遇到过很多的人,经历过很多的事,可遇到你之后,我发现再遇到的一切都不及你的美好,我想这大概是因为爱,所以我又回来了,来找寻这份源于爱情美好,我想我愿意为这份美好停留。”

她始终呆滞的看着他,却在听到他说的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终于流下了泪水。

她忽然觉得这么久以来的找寻都是值得的,她甚至觉得那些失望根本就是不存在的。

她终于拥抱他,用尽了全身的力气。

他回抱她,在她耳畔轻轻对她说,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他的手里还拿着手机,因为拥抱而不小心碰触到了不知道哪个键,屏幕亮起来,还是信息打开的界面,很久以前她发给他的那条信息安静的躺在屏幕上。

【我想,我喜欢你。】

——End

评论

热度(1)